返回首页

那曲机场.惊魂32小时——从冈仁波齐到拉萨

时间:2018-12-03 01:52来源:蓝瑟嘚鱼 作者:爱在戏院前 点击:
惊魂32小时——冈仁波齐到拉萨 2016-04-17士之心 前几天和同事二十七弦说起14年在西藏阿里的遭遇,我说想把这段故事写进去。(由于触及私人隐私,我必需征求他的主见。)他沉默了一会,轻描淡写地说:写吧,没事。如今的他已变得僻静,完全不是以前跳脱的样子
  惊魂32小时——冈仁波齐到拉萨

2016-04-17士之心



前几天和同事二十七弦说起14年在西藏阿里的遭遇,我说想把这段故事写进去。(由于触及私人隐私,我必需征求他的主见。)他沉默了一会,轻描淡写地说:写吧,没事。如今的他已变得僻静,完全不是以前跳脱的样子。


时间依然过了18个月,诸多的细节依然被时间吞噬,或消灭在记忆的长河里,时而大白,时而模糊,如迂腐的胶片电影。。。好吧,我说的是,很多事我记不起来了!


2014年9月22日拉萨——日喀则——拉孜


行程:425公里海拔:3650米——4010米


我们依然到拉萨三天了,去了布达拉宫广场,晒了大昭寺的太阳,排了玛吉阿米的长队,走马西藏博物馆。。。推销了必需的物资和征战,租了一辆观光车,上午10点,启程!


三私人的行李,帅帅岚不知在哪里借了一板车帮我们拖出巷子,右后老汪,左后刘刘。


我们一行四人,老汪,老驴,去过贡嘎、四姑娘山、新疆。。那曲机场。。跑过很多马拉松,身体很棒,酒量很大,脾气很好;

刘刘,敬爱观光、自行车、马拉松,三天粒米未进登上了6200米的玉珠峰,具有传奇颜色的男子;

二十七弦(以下简称27),08年开头骑自行车、登山、跑步,10年和我一起去了贡嘎;

再就是我了。。。

司机是藏族小伙,叫达瓦,脾气谦逊,车开得很好。

我们的计划是先去阿里转山,然后去珠峰东坡无人区穿越,转山有宗教意义,珠峰东坡景色极美,两段行程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很麻烦,独一的障碍是——高反!




从拉萨启程,穿过长长的拉萨河谷,到贡嘎机场接27,他比我们晚到两天。机场。


清静的贡嘎机场,下午1:30,等到了27,他的灵魂看起来很好,四人蚁合,欢声笑语,朝着心中的圣地——冈仁波齐进发了!


西藏限速很凶猛,隔着不远就有检验站,宿州天气预报。车跑一段停一段,我们不停拍照,阳光、蓝天、清亮的河谷,27强抑鼓动,怕惹起高反。他有前科,10年在贡嘎,他的高反很吃紧,整私人这样子。

2010年在贡嘎的27



一路走走停停,沿着318国道,我不知道那曲的生活条件有多差。穿过日喀则,穿过喀什伦布寺,那曲一日游。8个多小时后,我们赶到了藏刀梓里拉孜住宿。



这天,27稍微有高反,这依然是4000米的高原,比起贡嘎更萧索,但他的形态昭彰比贡嘎好,至多脸没肿。我和老汪喝了一小罐啤酒,享用着轻轻头疼的感应,到了高原,若是没感受高反,宛若缺了点什么。

高原不能太早睡,我们说起户外的往事,说起难忘的贡嘎,说起刘刘爬雪山,说起杨柳松穿过我们北边的这片洼地,然后带着稍微的醉意和晕眩入睡。



2014年9月23日拉孜——萨嘎——仲巴——塔钦


行程:803公里海拔:4010——4560米

我们的时间很紧,必需两天之内赶到冈仁波齐,否则会影响后面的行程。二十七弦遗失了适合高原的机缘,埋了下了隐患。

早上七点,黑暗的天,27早晨没睡好,看起来有点紧张。启程时一位徒搭的青年男子坐我们的便车,她是莲花生人人的厚道信徒,教27念心经,来驱除高反心魔,27念了几遍以来,感应杰出。这一路上他不停自我暗示,念经治高反、吃饭治高反、静坐治高反。。。反而搞得更紧张。

我们一路向西,太阳垂垂升起,照着凄凉大地。这天我们正式进入了世界屋脊的屋脊——阿里,海拔急剧上涨,车辆翻越一座座的垭口:昂拉垭口(海拔4517M)、知名垭口(海拔4480M)、军布拉垭口( 海拔4560M)、棒拉垭口( 海拔4710M)。。。




知名湖


达瓦给我们吃他的常备干粮生牛肉,说能防范高反,27说很好吃。我吃了一口,那曲的生活条件有多差。臭的,差点呕了进去,趁着达瓦没提防阒然丢了;折服老汪,明知道是臭的,竟然也一口一口吃完了。。。




4800米的嘎拉山垭口,表情刻板的27




27拖着怠倦的身躯给刘刘摄影。


在开往萨嘎的途中,忽地一缕阳光大白射上去,在蓝色天际下,照着黑色经幡,我们平素没遇见过如此景色。


索比亚拉垭口,行程中最高点,现实海拔是5098米。贡嘎最多到4830,四姑娘山大雪封路,到了4600就除掉,我还从未到过5000米高度,不顾头晕气喘,我得意地在垭口腾跃,27晕晕沉沉的,不肯下车,眼里似乎有畏缩,上次他在子梅垭口望贡嘎主峰鼓动难抑,倒头跪拜,招致吃紧恶果,如今还惊弓之鸟。






过了萨嘎后,景色越来越萧索,没有遇到传说中的藏羚羊,没有车,没有村庄、没有人烟,除了风声,唯有汽车引擎声带来一点起火。





早晨九点多,我们毕竟抵达塔钦小镇,这里入夜好晚,我不知道那曲的人生活富裕吗?。落日余辉把冈仁波齐染成淡红色,远处模糊的纳木纳尼峰,听说有7000多米,看下去很容易登下去。——这是老毛病了,看了山就想若何爬下去。


冈仁波齐的后背

纳木纳尼峰


塔钦小镇栖身条件很阴毒,价值又贵,印度人、藏民、观光者,车水马龙,本年是马年,十二年一个轮回,转山一次抵13次功德,信印度教的、苯教的、藏传佛教的、什么也不信凑争吵的都涌过去了。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找到一间旅社,四人房,不带卫生间,你知道那曲旅游攻略。400元。

晚饭我和老汪喝了瓶啤酒缓解高反,27深思起贡嘎的遭遇,以为是没有吃东西招致虚弱,所以没有胃口也霸蛮吃了几口,达瓦劝他翌日不要上山,可冈仁波齐尚有人烟,有医疗后勤保证,若是抛却,接上去的珠峰东坡无人区若何走的完?湖南人,霸蛮上吧!

这里是海拔4560米荒原,氧气和蔼压不到平原的一半,我们喝了酒,头疼得凶猛,半睡半醒折腾了一晚。

2014年9月24日塔钦——热古寺——哲热寺


行程:22公里海拔:拉萨。4560米——5080米

很早我就睁开了眼睛,天迟迟不亮,脑袋沉沉的,像宿醉未醒的感应。

此日的行程比力简单,徒步20公里抵达5080米的哲热寺,预计时间6小时。翌日麻烦得多,要翻越5700米的垭口,徒步28公里,臆度要10小时以上了。

早上9点,穿过塔钦小镇,向西走向巴嘎草原,过安检站时,我们的气罐被没收了,平常是可能带进去的,但是本年是马年,转山者众多,安检特别严刻。


西北方向可能大白地看到纳木那尼峰,东北方向则是尖尖的印度双子峰。

大约一个小时后,我们抵达一个玛尼堆,海拔大约上涨了两百米,这里我们可能看见冈仁波齐的山尖尖了。



穿过玛尼堆,进入萧索的那曲峡谷,出现一条窄窄浅浅的溪流一直陪伴我们到哲热寺,这就是出名的那曲,路途中我们屡次超出它。


27一直埋头向前走,不愿和我说话,乃至不愿拍照,我感应他倾尽了全体的气力在赶路。



峡谷渐突变得广漠,路途中不时遇见骑马盛装的印度教徒(我怀疑印度人是不是比我们更富饶),和我们相同,看看那曲离拉萨多少公里。他们沿着逆时针方向转山。牦牛曾通知我们,每年转山死的最多的是印度人,他们也从平原来,难以适合高海拔气候,有一次他亲眼看见过马驮着一位老大妇女的尸体下山。

路上不少磕长头的藏民,磕一个长头,走身体等长,如此赓续循环,一米七的个子,整个转山要磕次!每地下千次主要被高卑的山路和砾石咯着身体!他们以糌粑粉充饥,以那曲之水解渴,自带被褥,露天而眠,用15天完成转山。无法想像的麻烦!无法判辨的虔敬!




冈仁波齐大白出如今刻下,红色的尖顶,宛若离我们并不远。后面是老汪,左边刘刘,左边27。



经过一些残破的佛塔和长长的玛尼墙后,离开一座横跨拉曲的小桥。下面就是曲古寺。曲古寺建于13世纪,学习那曲机场。和贡嘎寺一样是白教寺庙,位于峡谷岩壁西侧的高处,应27的哀求,我们没有去,由于又要多爬长长的一段路。



一些姑且帐篷搭建在寺庙下的河流对岸,售卖食品,食品没得拔取,除了便当面还是便当面,10元一桶,开水收费,吃完便当面,肚子里就像包了一团火,不停滴烧啊烧啊,烧到早晨都没有燃烧。




从曲古桥开头,道路沿着河岸分红东西两条,两条路都能走,此时东侧的岩壁挡住了视野,那曲一日游。看不到神山。





沿着那曲绕行冈仁波齐,道路垂垂转向西方,在过了一座小桥之后,哲热寺就出如今我们刻下,这时依然是下午6点,我们依然整整走了近9个小时,远远超出原计划,我开头后悔吃便当面,高原行走占领了我们太多的血液,根蒂没有多余的来消化这东西。肚子里焚烧的便当面宛若烧坏了我们的脑袋,我还好,27的神志有点模糊,机械地走,像是酒囊饭袋。


哲热寺是冈仁波齐北面的最佳观景点。薄暮云层涌起,我们遗失了观日照金山的机缘。听听惊魂。山下就是我们翌日要翻阅的郎马拉垭口,海拔有5700米。

冈仁波齐——苯教的世界焦点,佛教的须弥山,印度教“湿婆的天国”,巨型金字塔形的身躯威严雄壮,虽没有梅里雪山和南迦巴瓦那样俊俏,却更具崇高的气味。


我们在哲热寺不远西夏邦码宾馆订好了房间,八私人挤在二楼一间房里。跑到一楼厨房去翻开水,几步路就气喘吁吁,一个藏族青年,喝得满脸通红,得意地约请我喝酒,我以高反为由婉拒了他。那藏人说高反更得喝酒,哈哈笑着又吐出几句藏语,宛若是讪笑我们的衰弱懦弱。

27困得不行,事实上那曲生活条件怎么样。天还没黑就吵着要睡觉,我倒了杯热水,喂他吃了片红景天胶囊,他鞋子都没脱就倒着铺上睡了。固然高原不能早睡,但是不睡又能如何?外观北风呼呼刮着,门窗吱吱的响,房间里一片黑暗,不到10点,不会发电。不能喝酒、不能看书、没心思语言,独一可能做的事是——发愣。现实上连发愣也不行,高原温差太大,到了薄暮冷到了骨头里,我把所有衣服穿在身上,把被褥紧紧扎好,不停地颤栗,感应本身就像掉到了冰窟里的一条虫子。

5000多米的荒野之地,到了夜晚氧气越发淡薄,房间门窗紧闭,8私人在这关闭的空间里,篡夺这一点点氧气,呼出更多的废气。我的头像是针扎一样涨疼,肺部像要炸开一样,睡不了几分钟就被憋醒,收回频死病人一样的嗟叹,不过身体却垂垂暖和了。我足下?支配睡着一南方哥们,惊魂32小时——从冈仁波齐到拉萨。一早晨也是辗转反侧,两人断断续续聊天,断断续续睡觉和嗟叹,不知这晚如何得完!

不测的是27睡的很好,连鼾声都没有。



2014年9月25日哲热寺——塔钦——萨嘎

行程:527公里海拔:5080米——4300米

这是最冗长的一天。

看了有数次时间,毕竟熬到了7点,窗外还是一片黑暗,有星星吗?不知道为何,我在西藏呆了20多天,对她的星空没有一点记忆。

起来穿衣洗漱,刘刘说昨晚屡次听到我苦楚的叫声,老汪昨晚也高反吃紧,但如今没事了,我们企图喊27起来,此日行程冗长,得早点启程。

衰弱的灯光照在27身上,相比看网上如何征婚。他背上竟然没盖被褥!而且,背上的衣服被撩开,显现白花花的肉!要知道昨晚温度万万低于零度,我的第一反响是出事了,听说冻死的人频死会孕育发生幻觉,会觉得热的不得了,每每脱得精光,27这个状况有点像!我如履薄冰摸下去,冷的!心里就想,完了,那曲。这个位置,若何把他运下去洛。(如今想起来觉得好笑,但起先的想法就是这样的。)我、老汪、刘刘都急了,大声喊他的名字,没有应对,我又把手放到他的鼻子下面,试试有没有呼吸,这时,他嗯了一下,我们都长吁了一语气口吻:还好,没死!

但这是什么情景,固然没死,喊也喊不醒,拖也拖不起来!闹了半天,27除了迷糊地说了一句:没事呢!就再无声息。刘刘这时回顾说前一天早晨听到有人有指甲抓床沿的声响,吱吱作响,应当就是27,但那时谁会想到这么吃紧!他的形态昭彰比在贡嘎要好,吃得下饭,脸没肿成猪头,我还赞颂他有前进呢!

房间里的其别人依然企图启程了,我们三人手脚无措,守着27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高反使人头脑鲁钝,想了一会了,才觉得补充点氧气对他应当有好处,于是分头行径,我去找老板弄点氧,老汪去找救助站,刘刘守着27。

老板娘恍恍惚惚还没醒,从窗口递过氧气瓶,又通知我们救助站的位置,老汪打着手电筒去找了,我则上楼给27输氧。

27像是不知道主动呼吸,我只能把氧气对着他的鼻孔喷,几十下一瓶20元的氧就没有了,仍不见好,再买一瓶,又接着喷。。。

如今依然是8点多了,窗外仍是黑暗一片,那曲机场。我打电话给老同伴、湘潭焦点医院的脑科大夫李青,向他求助,李青听完我的描摹,悄悄说:是脑水肿,要赶快转移到低海拔地域,我问可不可能吸氧,他说当然可能,要不停地吸。他接着又把药方传了过去,说这药很长处很罕见,山下卫生院肯定有。

过了几分钟,我手机铃声响起,一看是月亮的电话——这是多年的驴友,刚刚告成完成雀儿山的攀缘——她的声响相当遑急:“赶快下撤,要不惜一切代价下撤!晚了要死人的!”李青刚打了电话给她,由于她从6000多米的雪山上去,有高海拔践诺,月亮又马上电了川藏登山队的领队,对方说要马上转移,时间就是生命!

我对高原病的了解,只知道肺水肿,在高原感冒就很容易得此病,有生命危殆,至于脑水肿,应当没有这么吃紧吧?不然李青的语气若何会那么平静?但月亮腔调越发高了:“脑水肿比肺水肿更可怕,别多说了,马上想主张下撤!!”

若何弄下去?达瓦的车肯定上不来,租匹马,把27绑在马上?四五个小时的震撼,一般人也受不了!我的脑袋里不由得呈现牦牛说过的那位牺牲的印度妇女气象。

老汪回来,带来好音书,原来救助站离宾馆不远,正好有一辆越野救护车在山上!我无法想像这车是若何开下去的!急忙和老汪一起去接洽车辆,救助站的医生不肯,说此日车位依然满了,翌日再放置车辆,我跳着脚大叫:“他得的是脑水肿,此日不能下去,翌日你们只能拖死人了!”那医生也起火了:“都是高原病,能撂下谁?你们本身解决,我不论了!”我和老汪又只得腆着脸说坏话:这个病人委实有生命危殆,必需得尽快运下山,那曲一日游。协助协助!好说歹说,那医生制定先去看看27的情景,看他从容不迫企图医疗器戒,我心里那个急啊!又不敢催他。

这岁月将近9点了,天已蒙蒙亮。医生诊断之后,制定运我们下去,于是速即请了两个藏民协助,用尽吃奶力一起把27从二楼抬上去,真要了老命了!上去后,惊魂32小时——从冈仁波齐到拉萨。我和老汪站着只晃动,老汪喘着粗气说,不行了,这么搞,我们也会搞残去。

救护车开到宾馆,添了四张小板凳,车厢里挤满了人,吃紧超载,27躺在担架上,带上了吸氧罩。转山的高卑异常,我们三人不变他的身体,不让他滚上去。

车速不到20码,但我们感应开得缓慢,经过一个大坑,一阵猛烈震动,27忽地挣扎抬起了头,表情狰狞,手脚抽搐,胸部可见地急速升沉,大口喘着粗气,我吓得要死,心想这下真的完了!

大声喊医生拯救。还好,停车简单处置后,27吐出一些污物又平静上去,我们悬起的心也放上去。车辆一路震撼着下山,间接开到了塔钦卫生院,27这时依然苏醒,老汪刘刘扶着他就诊,我拨通李青的电话,让他和卫生院医生相易,于是医生照着青嗲的药方一字未改开药。就是塔钦,脑水肿也很罕见。那曲海拔多少米

27吊水吸氧,我打电话给达瓦证明情景,那曲一日游。要他企图前往拉萨;打电话给27妻子通报,没敢说脑水肿,只说吃紧高反正在救治。。。

折腾来折腾去,就到了12点多了,达瓦开车赶到了卫生院,车上多了一个大号氧气瓶,一米高的那种,是向他同伴借的,可贵他有心!从塔钦到拉萨,车行20个小时,27没断过氧,全靠他了!

27情景昭彰恶化,于是老汪、刘刘确定继续转山,车给了我们,现金也全给了我们,这样珠峰东坡就不能去了,谢谢他们,与27纯属不期而遇,却做出这么大的牺牲。

下午1点多,27打完了吊针,达瓦开好了医院证明(这样可能不受限速限制),与老汪、刘刘道别,速即驱车离开了塔钦,向东急速开去。

再见了,冈仁波齐,我肯定会再回来,肯定会完成未尽的转山之旅。。。

车上27一直昏睡,我每隔一小时叫醒他一次,氧气瓶的气泡一直冒着,我不停添水,达瓦车子开得缓慢,路过检验站时,不时有处事人员探头来查察,路旁景色如何,我一窍不通。。。

早晨9点左右抵达萨嘎县城,不到8小时开了500多公里,海拔却只消沉200米左右,阿里高原实在太大。

萨嘎县医院,不比湘潭一个日常诊所条件好,一位中年的援藏女医生,学会那曲机场。一位像RAP黑人大妈的藏族护士,李青的药方又起了作用,女医生拿着我的手机边看边抄,藏族护士大声嘟哝着一句也听不懂的藏语,给27铺床吊水。

陪床垫被长满了绒毛,黑黑的,喊了几次护士也没给我换,无法只得把睡袋套在身上,高原最头疼的事就是收拾睡袋了,不到万一我不愿意翻开它。

一晚简直没合眼,除了照看27,更主要的是由于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悔恨,27由于处事晚到了两天,老汪刘刘要提早走,为了一石二鸟,时间放置的十分匆忙,那曲机场。若是给27多两地利间适合高原,大概病情不会这样吃紧。。。

2014年9月26日萨嘎——日喀则——拉萨

行程:713公里海拔:4300——3650

恍恍惚惚睁开眼,窗外的月光照着27惨白的脸,他睡得十分从容。

把女医生喊醒,结了帐,达瓦依然早赶到医院,此日要赶路700多公里,辛苦他了。

喘气把睡袋收拾好,我的头胀疼得凶猛,抢过27借氧气罩狠狠吸了几口,不行了,必需马上离开阿里高原。

离开萨嘎,海拔缓慢消沉,27照样昏睡,我算了一下,每天他醒悟不到4个小时。我和27商定做个测试,若是每没人和他说话能否能僵持5分钟不睡?他全力只僵持了两分钟。

下午两点赶到了日喀则,你知道那曲旅游攻略。这个速度危言耸听。这座都会海拔唯有3700多米,27昭彰灵魂多了。

束缚军第八医院是日喀则最好的医院,设施很完全,陪着27做各种检验,讲述患病历程,各种测试,带着眼镜的老医生最终认定:脑水肿,必需马上住院!

可我不想在日喀则住院,拉萨交通更便当,转移更敏捷,医疗条件更好,而且离这里也就200多公里了,达瓦说可能在3小时内赶到,何况27的形态不像他说的那么糟!

我把想法通知了老医生,他看着我,严肃地说:“小伙子,我还是劝你在这里住院。”这句话他连说了两遍,我不明白他的兴味,是说这里比拉萨长处,还是说病人路上出了状况我要肩负任?

我们没有听老医生的话,速即又驱车赶往拉萨。

抵达拉萨依然华灯初上,自治区黎民医院床位已满,辗转到布达拉宫殿后面的西藏埠康医院,达瓦说条件更好,排队、交钱、做检验。。。医生翻看病历,又出了个两位数加法要27口算,我还没反响过去,27就说出了精确答案,这本相谁是脑水肿?

医生摒除了脑水肿的可能,至多如今依然没有了脑水肿,说吊几天水输几天氧就能出院,我长吁了一语气口吻,崩了32小时的紧张神经总算抓紧了上去!急忙给27老婆打电话报安全,她依然订好了翌日到拉萨的飞机票。又通知李青诊断结果,问这脑水肿若何又没了?他说可能救治及时,被汲取了也说不定,忽地他进步腔调说:“庆贺你,告成了,你解救了一条生命!”我茫然不知所答。一路上不分白日白昼,有数次电话骚扰他,厚道按照他的指示行事,如今毕竟告成了?

请达瓦喝啤酒,谢谢他的做的一切,给27打包稀饭,看他风卷残云吃完。

今晚毕竟能安心睡觉了,太累了。


五星级的埠康医院,窗外可能看到布达拉宫和雪山


序幕第二天,27妻子到了拉萨,我把27移交交给了她。

牦牛不释怀27,抛却了西夏邦马峰的穿越,早晨赶回了拉萨。

老汪和刘刘完成转山后,当天早晨就包车往回赶,这天下午抵达。

帅帅岚依然从纳木错回来。

7人早晨欢聚,喝酒唱歌,欢庆27康复。27亲身煮饭,相当好,不是拉萨饭店里半生不熟的米饭。

老汪、刘刘、帅帅岚、牦牛和我十一前逃离了拉萨,赶往山南,27夫妻则留在拉萨,10月3日前往了湘潭。

后面的日子,有相聚、有离散、有歌、有酒、有故事,大概哪天我会写进去。


后记:时阻隔得太久,很多细节依然记不清楚,不摒除有记忆差池。

这篇文章写得相当麻烦,我翻阅照片、微信、攻略,拼命回顾,行程事宜尚可找寻,但那时的感受、心思却最多只剩一鳞半爪,朴陋又惨白。

谢谢那些日子陪伴我的同伴,旅途中的友情,患难中的相助,我悠久不会忘掉。

谢谢李青、谢谢达瓦、谢谢各医院主动调节救助的医生护士、谢谢沿途帮助我们的藏民同伴,我会再次回到西藏、回到阿里,在冈仁波齐神山前为你们祈福。










微信扫一扫存眷该公家号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违法言论!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